-
- » Article » Interviews and Reports » 刺猬乐队:让我们一起去海边看星光(kanjian.com采访)

刺猬乐队:让我们一起去海边看星光(kanjian.com采访)

post by 2015-02-17 09:10:35 last modify time : 2015-05-10 19:03:51

Article Cat: Interviews and Reports

source link:http://www.kanjian.com/indier/interview/671 文/采访:杰克 如果选一支乐队当作我的摇滚乐青春的开场的话,那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刺猬乐队。不光光是因为刺猬的某次现场是我看的第一次摇滚乐现场,也是因为刺猬的音乐的的确确贯穿了青春和成长的每一个节点。从《春天来了》里流淌出的少年般的温暖和热情放佛成长伊始的那种稚嫩峥嵘,而听着《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的“永远热泪盈眶”,再到《燃烧的心》里,“烧,不停地烧”,我们和刺猬一起拥抱着纯洁的美梦,也经历着无知无畏的自我抗争燃烧。 刺猬是一支高产的摇滚乐队,6张专辑成绩斐然,而且时间轴清晰。懒孩子和噪音是无知的年少时期无伤大雅的宣泄和叛逆;白日梦蓝和蜜杀是惨绿青春初涉社会和澎湃情感的创伤和痛苦;阳光欢乐枪变成了愣头青年勇敢撞向社会机器头破血流之后的惨笑;而幻想波普星,却颇似一夜之间长大成人的青年面对生命和世界这些哲学性问题的豁达和拆解。这一条链子每个闪光点都紧紧地扣在青春成长里的穴上。

看见音乐:刺猬在2015年会有哪些新动作? 刺猬: 我们在准备一张10周年纪念专辑,会把10年来积累的未发表曲目和一部分新作品打包促销。 看见音乐:去年的专辑《幻象波普星》发行超过半年了,现在回顾一下这张专辑你们自己会怎么评价? 刺猬:已经发了歌都是乐队觉得很成熟的作品,一般唱片发了之后我们自己就不再听了,因为在录音之前已经排吐了。波普星是很精致,作品风格、歌词很统一的一张。和我们之前的唱片风格有很大变化,但还是刺猬核。 看见音乐:从《噪音袭击世界》到《幻象波普星》,刺猬不论从旋律和歌词的创作上都有不小变化。这是否和乐队成员的成长有关呢?你们自己怎么看待这种转变? 刺猬:我们期望所有发表的专辑都能格局特色,又能够连贯的记录乐队的成长和思维的变迁。在风格上不断创新乐队才有继续的动力,毕竟一成不变的音乐公式玩10年的话,就像10年每顿饭都让你吃鸡蛋炒西红柿一样,再好吃也不想吃了。所以我们不能忍受一张专辑发表了之后还继续排练同样风格的作品,编些不一样的东西,探索新的方向和风格,找到新的感觉,之后再做下一张唱片, 这是乐手合作的乐趣所在,只有这样乐队才能继续玩下去。 看见音乐:虽然刺猬的音乐风格有些许变化,但你们坚持表达的东西似乎一直都在。青春、理想和年轻的躁动,为什么会坚持这些话题? 刺猬: 诚实的表达真实的思想的作品才能禁得起时间的考验,才能在鱼龙混杂的时代大潮中站稳脚跟。目前为止的刺猬应该是一支属于年轻人的摇滚乐队,这些话题也是每个人青年时代去探索去挖掘去实践的,没办法,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东西,所以歌里唱的就是这些了。其实如果听的很细的话,刺猬有很多关于爱情、社会、自我反省、意识流的作品,只是共鸣比较多的作品是那些主题罢了。当然,如果我们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可能就会做歌词很少的音乐了。 看见音乐:你们觉得刺猬的音乐主要会对哪些听众有共鸣? 刺猬:来刺猬现场最小的听众12岁的我们也见过,同时也有事业有成的45以上的老男人对刺猬的歌情有独钟的。每一个活的真实的心无杂念的人应该都能在刺猬的作品中找到些许自己的影子。 看见音乐: 《幻象波普星》比起以前的专辑来,似乎是没那么“刺”了。如果有乐迷因为这一点不喜欢现在的刺猬了,你们会怎么对他说些什么? 刺猬:这很正常,我们在做自己,同时听众也一样,没有哪些人一直有相同的喜好和生活轨迹。刺猬一个阶段的作品都有相同的情绪,不必总喜欢我们最新的作品,但也有些乐迷会喜欢上以前不喜欢的刺猬,我们尊重每个人。 看见音乐: 《幻象波普星》这专辑入围了2014年的阿比鹿奖,你们怎么看待这个奖项的? 刺猬: 无所谓吧。 看见音乐:从刺猬出道到现在,整个摇滚乐,或者独立音乐的环境都有较大变化了。你们对此有什么感受吗? 刺猬: 新乐队都比较有激情,但是真正好的乐队还是太少了。 看见音乐:刺猬一直是扎根在北京这个城市的。回忆一下北京地下音乐,你们有没有经历过哪些难忘的故事?这些经历对你们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刺猬:D22存在的时期也是我们最年轻最热血的时期,那几年我们认识了很多玩音乐的朋友。是很开心的几年,创作上肯定有影响,作品都源于生活嘛。 看见音乐:未来如果不再做乐队了,会考虑做什么? 刺猬: 还会一直做音乐吧,毕竟是个毕生的爱好,同时继续上班呗。 看见音乐:近几年有听到什么不错的新独立乐队吗?推荐几支你们喜欢的新乐队吧。 刺猬: 人体蜈蚣。 看见音乐:在你们看来,什么是独立音乐? 刺猬:乍一听说不清风格的。

即使是最躁的摇滚乐,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只在谈论和歌颂青春,这似乎是每一个年轻乐队走向成熟和中年以后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所有听着他们一同成长的人面对的问题。刺猬到底应不应该在青春这个命题上固步自封?还是告别了青春的刺猬就再也不是刺猬了呢? 其实青春和时间一样都是一道没有标准答案的终极问题,而告别青春更是一个充满仪式感的伪命题。曾经真实拥有过青春的人,那些扎扎实实地真正用年轻姿态生活过并且从不随波逐流的鲜活的人,他们永远不可能去告别青春,只能换一种生活和思考的状态去延续它,只不过可能少了一点惨烈和偏执,多了一些释然和幽默。 金色年华和无限伤感最后都燃于天际了,而在这燃烧过程中,摇滚乐和燃烧的心都只是暂时的肾上腺素,让你忘记周遭的迷茫和恐惧。在刺猬给我们的时间和世界里,只有两处拥有最安宁温暖的触摸,但却足够让昼夜的刺痛回归母体的安详,并深深思考青春奔跑的终极意义——《海边》和《星光》,一如温润的初生世界的抚摸,一如成长一步步创造出来的灿烂和悠长。这两个故事或许在场景上有些许不同,但它们都是这个紧张世界里为数不多的美景和如画诗篇。那一点点海风和光芒永远存在我们的年轻岁月里,不出声,不张扬,只在等我们偶尔的回望。

- (0.099869012832642s)
◕‿◕
Ph㊣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