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Article » Interviews and Reports » 2014.04.12 巡演广州站演出前来自搜狐娱乐大象的简短采访:“刺猬 - 沉淀的青春,暖风拂滤心房。”

2014.04.12 巡演广州站演出前来自搜狐娱乐大象的简短采访:“刺猬 - 沉淀的青春,暖风拂滤心房。”

post by 2014-04-16 19:14:42 last modify time : 2015-05-10 19:03:51

Article Cat: Interviews and Reports

原文地址:http://3g.k.sohu.com/t/n1778649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图3> 见到刺猬是在广州TU凸空间附近的一家酒店,乐队仨人和巡演经理都在一个房间里,聊了一会儿之后,鼓手石璐起身说“我回房间休息一会儿”,过了几分钟,她又折了回来,问“哎,谁知道我住哪儿?”有人回答“207”,又过了一会儿,石璐回来问“207别人住着呢,我住哪儿?”,“那应该206吧”,于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对石璐的爱忘事儿虽然早已有所耳闻,今日才算亲眼得见,但正是乐队成员间的包容和理解,让这个乐队从大学时代一直走到了现在。   刺猬乐队的马年新专《幻想波普星》全国巡演于四月初启程,走过福州、厦门、深圳,第四站他们选在了广州TU凸,这也是他们第三次来到TU凸和乐迷们见面了,而每一次,刺猬似乎都会带来不同的惊喜,诚如主唱子健所言:“我们喜欢在出了新歌之后再出来巡演”。演出之前,子健代表刺猬乐队接受了大象音乐空间的独家专访。   
<图4>   新专辑:更平静却更有力量   大象音乐空间:平均一到两年就发一张专辑,这样的高产在中国摇滚乐队里算是少见的。你们是怎样做到如此高产的?   子健:如果跟国外的独立乐队相比,我们的频率也算是常规吧,当年黑旗就一年出过九张专辑。对于一个独立乐队来说,一到两年出一张专辑我们觉得是正常速度,就是保持一个正常的良性循环吧。      大象音乐空间:《幻象波普星》相较于之前的专辑好像少了躁动,多了迷幻。从探讨青春转化为更广的主题。可以谈一下创作方向的变化吗?   子健:首先我们自己不太愿意重复旧的东西,而且自己生活的环境也一直在变,刺猬也一直在成长。迷幻的东西我们一直都在听,只不过以前就是比较青春和噪的年龄吧,就想做那种音乐。当然现在我们也没有失去那种力量,只是越来越觉得平静的东西反而力量更足,都是些内在的东西,加了一些特别温暖的节奏和音色,排练的时候觉得这样也挺舒服的,所以就这样做了,有点Dream Pop的感觉,但也不是特别Dream Pop,我们还是有延续以前的一些特点,没有完全丢掉那些东西。   当然这跟我们的生活经历也有一定的关系,其中一个是因为我和石璐分手了,之前我们俩在一起七年了,分手之后心情比较低落,音乐也出不来,所以那段时间做出来的都是些比较丧的歌,可能那时候的感觉就是需要一颗药,吃了就能睡,所以这张专辑有些歌可能更偏暖,算是有点治愈吧。      大象音乐空间:这张专辑最想表达些什么?   子健:大部分歌词都是一些比较伤感的、意象的东西,对一些画面的文字描述,这次歌词我们写得还是比较认真的,我想写那种比较偏现代的诗歌,在对仗和押韵上都下了一定的功夫,而且原来我们的歌词比较直白,但这次偏抽象,有些地方更加精简了。   大象音乐空间:为什么新专辑还没有出就急着巡演?   子健:巡演时间肯定要提前定,按照原来计划的时间现在专辑应该已经出了,但是后来后期上花的时间比较长,有些地方不太满意就一直改,所以现在就还没出,但是现场如果大家想买可以填快递单,等一两周左右专辑出了我们就寄出去。      大象音乐空间:新专辑有没有出国巡演的计划?   子健:目前还没有那个打算,音乐没什么问题,但是担心歌词外国人听不懂,因为这张专辑歌词几乎都是中文。歌词上与以前的专辑都有一定的延续性,给人是比较完整的感觉,而且国内的歌迷也比较稳定,所以暂时没有出国巡演的打算。也许秋天再做一个单曲,在这张《幻想波普星》基础上再有一些变化,可能今年内会发行,如果顺利的话年底会去欧洲,但是现在还不好说。   
<图5>   十年旅程:最激动的第一次都经历过了   大象音乐空间:对你们来说,做专辑和演出的区别是什么?Live house和音乐节的演出又有何异同?   子健:这就是完成一件事的不同过程。专辑做完了演出的时候就是最轻松的,我们不是那种整年都在巡演的乐队,有了新的作品才会做推广,如果没有就很少做巡演。演出的感觉,我个人比较喜欢国内的一些音乐节,音乐节上人多、场子大,我们的歌还是比较适合大场演出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国内的音乐节,设备都比较好,声音有保障,广州这儿还不错,但是有些地方的设备就没有跟上,但我们自己带音响出来又太沉了,音乐节还是能按照我们的要求提供设备的。   大象音乐空间:以刺猬这个队名已经成立十年了。这十年之间记忆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子健:最深刻的肯定就是那些第一次呗,第一次参加音乐节,第一次演出,第一次发专辑,第一次走街上听到自己的歌儿,第一次出国巡演,基本最激动的第一次都经历过了。   大象音乐空间:你们平时上班,周末排练,如何权衡音乐与工作的关系?   子健:时间上还是调得开的,因为排练、演出都在晚上,只不过巡演可能会麻烦点,就会请长假,但是一般领导都理解,美国巡演去了一个月,领导也会让我们去,其实影响不大,别人可能回家看电视,我们就可能每个礼拜排练一两天,这个东西不会太花时间,每次排练两三个小时,就当是玩玩儿。      大象音乐空间:中国摇滚乐现在好像进入了一个爆发期,去年也几乎成了民谣元年,对于这个现象你们怎么看?   子健:挺好的,这些都是年轻人自主选择出来的结果,我觉的年轻人都喜欢听摇滚,只不过以前对摇滚乐固化的一些认知,可能觉得是比较金属,比较噪的那种,所以在不了解这种文化的时候就拒绝了。但其实摇滚乐也有各种各样不同风格的音乐,其实我觉得“总有一种风格适合你”(笑),我就是觉得摇滚乐比其它的音乐来得更加真实,虽然主流媒体报道得很少,或者电视上一些流行歌手把摇滚乐唱得非常难听,但是好的东西总是会发光的,它有这些优势在,所以年轻人应该会更加喜欢这种文化。   
<图6>   广州之行:遗憾无暇欣赏羊城之美   大象音乐空间:对广州的印象怎么样?   子健:来巡演的时候时间比较紧,所以基本上没出去逛过,我去过暨南大学,那儿有个同学(笑)。但我对广州的印象还是挺好的,只是有些潮湿,因为我们每年都是春天来。广州话也挺好听的,虽然自己说了别人也听不懂(笑)。   大象音乐空间:今年确定会参加的音乐节有哪些?   子健:已经确定的大概有五六个吧,都是国内的音乐节。草莓有北京、上海、深圳、武汉,南宁印象中也有一个,还有参加昆明的乐堡啤酒音乐节,基本上都是摩登安排的。
- (0.09723997116088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