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Article » Interviews and Reports » “生活很好,啤酒当饭,你是阿酷,我是傻蛋” --- 我爱摇滚乐 第120期 刺猬乐队子健专访

“生活很好,啤酒当饭,你是阿酷,我是傻蛋” --- 我爱摇滚乐 第120期 刺猬乐队子健专访

post by 2012-05-22 16:41:19 last modify time : 2015-05-10 19:03:51

Article Cat: Interviews and Reports

<图1> So Rock:子健,最近在忙些什么?乐队有什么新动向?代我问候另外两位员外! z:最近忙着新专辑的设计和MV的制作,我们会在3月出一张新唱片。 So Rock:去年那张砖很棒!那次公路之旅巡演声势浩大,让我们觉得真的太酷!好像这个规模的国内也尚属首次,那一定是个不错的经历了!谈谈那次巡演吧! z:今年这张我更喜欢哈,去年那次是个不错的尝试,我们一直想在国内做一次正规的公路巡演,带上自己的音箱,摄影师,调音师,大家在一起开着一辆巡演车,走遍大江南北,共同生活1个月,但是说实话,确实有些危险,很遗憾我们没能全程公路完成,因为在贵州出了车祸,后来我们只能把一些设备和车丢在半路,铁路完成了后三站的演出。不过万幸的是人都没受伤,但是想想十分后怕,历史上也有不少乐手是因巡演车祸在路上归西的,摇滚乐是高危职业。所有路上的欢乐和挫折今天看来都是人生最最宝贵的经历了。 So Rock:那阵子还谣传说你们是最后一次出京巡演了呢,我当时着实一惊呐!后来也晓得不是那么回事。 z:我们没说过是最后一次巡演,不知道是哪里传出的谣言,可能是专辑里“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那歌给大家的误会吧。 So Rock:巡演这么多地方,让你最开心最能让你记住的是哪次? 有过不开心的经历吗? z:其实巡演是很累的,现在我已经有些麻木了,说实话已经不是很期待今年的巡演了,但是还是要做,因为我们要出新的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的一张专辑。2008年第一次国内巡演,和2009年第一次美国巡演的经历是最难忘的,自己也最兴奋。每次巡演回来都会很不适应北京的生活和工作。巡演给人自由的感觉,我们可以在路上和舞台上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So Rock:下一波的巡演何时启动? z:今年的3月会先去南方一些城市演出,宣传新专辑,但这次不会做大规模的公路巡演 So Rock:这么多年来一直能坚持走下来最重要的你觉得是什么?或者说,你觉得一只乐队最宝贵的经验是什么? z:对音乐的热爱让我们无法停止,我们在音乐里找到了生活的全部意义和乐趣,如果不做音乐我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更有趣的事情,摇滚乐队是太有意思的一件事了。无论你的乐队出名与否,能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感到乐趣,给你开心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这个过程是最宝贵的,当然音乐让我们认识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有共同爱好的朋友,这些友谊是我们人生最宝贵最美好的也最值得去珍惜的。 So Rock:我所了解,各位除了玩乐队,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真的是需要你很好的去协调两者。那这么多年来做乐队对于你们各自的家庭和生活都有什么影响呢?另外,你们的经济状况如何? z:我很早就说过“上班才是业余生活”,那不是我人生的价值所在,我一定要做音乐的,哪怕上班占去了大部分的时间。音乐让我们打开了眼界,对生活和环境有更深的了解,同时也给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我们的经济状况这些年还不错,乐队已经可以赚些钱了,做的事也越来越有挑战性,工作上,石璐辞去了工作,全职负责乐队平时的一些杂事,她已经拥有了梦中的生活状态,我很羡慕她,我现在在新浪做IT民工程序员,虽然有些压力,但是这对创作其实是有帮助的,如果我每天憋在家里与世隔绝,那样我将无法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歌词。 So Rock:平时除了音乐各位还有别的兴趣爱好吗? z:何一帆爱好打篮球,石璐爱好学英语。。看电影,我爱好互联网科技,天文地理,平行宇宙,无穷理论啥的。。但每天可能80%的睁着眼睛的时间都在听音乐。 So Rock:这次有被CONVERSE邀请去米国体验,听说那有个很NB的录音室。谈谈这次经历吧! z:Converse确实对世界各地的独立乐队做了很大的帮助,这个录音棚是他们回馈社会的一个很值得称赞的项目,全球的独立乐队都可以申请去那里录音,棚里有一流的设备,我们在那里完成了新专辑的鼓和贝司部分的录制,作为一个中国北京的独立乐队,能去纽约演出和录音是件很刺激的事,我们买了很多的唱片回来,看了很多那里的独立乐队演出,收获很大。 So Rock:《Dear boy I wanna be your girlfriend》真的非常好听!在这次的短片中你说ATOM对你听觉习惯上改变了许多,改变——是每一次新专辑所追求的吗?不改变一以贯之的又是什么? z:是的,每张专辑我们都在寻求突破和改变,我们不会容忍自己出第二张《白日梦蓝》去迎合听众,我们需要的是最真实表达自己当前的状态和体会,对错不重要,真实最重要,况且一些事情做过了再重复就没有任何乐趣了,独立乐队生存之本和魅力所在就是个性和创新,失去了这两点的乐队也就是名存实亡了。当然也有不变的,目前来看刺猬做音乐的原则一直没变,就是我们一以贯之的“简单”原则,我们的音乐必须是特别简洁的,结构清晰的,特立独行的,简单的就是最美的。结构和形式与情绪的改变会带给听众全新的听觉享受,但简单的原则不会改变。 So Rock:在米国那边演出了吗?反响如何? z:我们在纽约做了两场地下演出,之后和Kill Rock Star旗下的独立艺术摇滚乐队Xiu Xiu一起做了两周的东海岸小巡演,来看演出的老外都很喜欢我们,觉得我们是很棒的独立乐队,我们带去的唱片和Tshirt都卖光了,中国人也可以做很好的摇滚乐这件事需要更多的国内乐队走出去证明给他们看,我们尽自己的能力去做了一些,但让西方人完全了解中国的摇滚乐,认可中国的摇滚乐的话,大家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So Rock:给我们介绍下贝司手吧,相对来说,大家有点陌生。 z:何一帆是十分靠谱的人,优秀的牛逼的贝斯手,他之前在怪力乐队,现在在农行做测试工程师,同时在刺猬弹贝斯,即将要出版的新专辑是我们正式合作的第一张唱片,相信他演奏的贝司会让大家耳前一惊的。 So Rock:你手臂那个新纹身很漂亮!有什么含义?还是真的如你所言——无意义! 哈哈 z:“生活很好,啤酒当饭,你是阿酷,我是傻蛋。”这是在巡演路上我编的一段话,是我对自己人生的一个阶段总结和认知。 So Rock:让你来用最简短的词语来概括一下六七年的失控体和现在的刺猬,你会说些什么呢? z:摇滚乐救了我,也害了我。 So Rock:对《爱摇》这本野鸡杂志有什么坏印象? z:我一直很喜欢爱摇,非音乐的部分比音乐的部分更精彩。 So Rock:给大家推荐几个你喜欢或最近常听的乐队吧。 z:Spacemen 3以及他们的分支Spectrum和Spiritualized是我过去一年听的最多的,新的乐队里我很喜欢Holy Fuck和the Men(不是MEN)还有Psychic Ills。 So Rock:假如不做摇滚乐,你会把心思主要放在什么事情上? z:做个web 3.0的网站,画个儿童画册。 So Rock:对那些想要组乐队的的小盆友们,你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z:噪起来,摇滚乐需要激情,玩的开心最重要,友谊什么时候都比音乐更重要,音乐就是音乐,不要给它加载太多没意义的东西,那样你会觉得很累并失去很多乐趣。 So Rock:最后给《爱摇》的读者们说点什么吧! z:听摇滚,看爱摇,我看行。
- (0.074175119400024s)
◕‿◕
Ph㊣ne